彩客网

联系人:徐小姐
电    话:0519-83851510
手    机:15261179008
E-mail:2238437845@qq.com
传    真:0519-83851510
地    址:常州市新北区西夏墅华墅社区西城巷40号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论中国住房为什么要有围墙护栏
文章来源:   作者: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6/3/2 11:14:21  浏览量:820

最近网友对未来城市规划的“开放性住宅”规划提出了许多批评和反对,在中国我们习惯了被围墙包围,可是在美国,不只普通住宅区是开放的,连富豪别墅也是开放式,不设置任何围墙!然而中国富豪别墅却层层包围设置关卡,美国富豪的心为何如此之大?

在美国偏远的内布拉斯加州,最大的城市叫奥马哈,奥马哈最出名的地方,就是出了名超级富翁——“奥马哈先知”巴菲特,他出生在奥马哈,现在还生活在奥马哈。这或许也是中美差异的地方,比如,中国的首富王健林生于四川广元,他现在肯定不愿意还住在广元。

奥马哈其实不大,40万人口,还不到广元五分之一的规模。但巴菲特名气实在太大。多年前去奥马哈采访,在一个杂货店里,老板娘给我们结清了一些饮料和食品帐单后,很爽快在地图上画出了巴菲特的住所方位。

她还再三地叮嘱我们:“就这条路朝前走,第三个路口左拐,然后注意在一个比较容易迷路的弯路再左转……你就可以看到巴菲特的住宅了。” 于是,在花了不到5分钟的时间,我们的汽车就开到了巴菲特住所的门口,这不是故居,因为这位世界大富豪迄今仍住在这里。

没有围墙,没有铁门,也不是大院子,一栋灰色的小楼,就紧挨着旁边的马路。巴菲特对这栋小楼确实不离不弃。1958年,他花了3.15万美元购入这座房子,以后一住就半个多世纪,在这里,他生儿育女,在这里,他成为叱咤世界资本市场的风云人物……


但是今天我们不探讨巴菲特的住房投资和家乡情怀,而是想说说美国开放式的小区。

巴菲特住房是美国住宅文化的一种缩影,在几乎所有的美国小区,很少见有一道耸立的围墙,小区道路一般不会太宽敞,双向两车道,社会车辆也可通行。

甚至是富人所在的别墅区,也都是开放式的,不设置围墙,屋门之外是自家草坪,自家草坪外就是马路,最多是个绿化带或低矮篱笆隔开。

还有大学,不管是哈佛还是耶鲁,也都与社区融为一体。位于华盛顿市区的乔治敦大学和乔治华盛顿大学,本身就是社区的一部分,没有大门的概念,自然更找不到围墙的踪迹,可能街左边是政治系,街右边是图书馆,大学的道路,本身就是城市道路体系的一部分,好像也没有学生因此学习不认真。


基于国外生活的体验,我充分理解中央文件“新建住宅要推广街区制,原则上不再建设封闭住宅小区”的前瞻性,以及“已建成的住宅小区和单位大院要逐步打开”的必要性,这真的有助于城市血脉的循环,商业的发展,这才是城市的正道。

这正是对“摊大饼”城市格局的矫正。试想一下,这三个街区是一个大院,住着一万人,只有两个出口;旁边三个街区又是一个大院,还是只有两个出口……每个小区都很美,但走出小区,不堵车真见了鬼。

但这却是越来越多中国城市的残酷现实,我们的城市管理者越来越有大气魄,土地成片开发,小区越建越大,内是花团锦簇的封闭社区,外面则是宽马路、大广场,迫使人们必须开车出行,但却必然拥堵在路上。

纽约则恰好相反,整个曼哈顿几乎没有任何的大院和小区。因为没有盘踞的大院粗暴地切割道路的自然机理,所以曼哈顿的道路路网非常细密,而且布局工整。

纽约的道路主要分两种类型,南北向的是交通主干道,叫做“大道”(Avenue);东西向的是比较窄的“街”(Street),通常都很窄。这些小格子,就是由 Avenues 和Streets 隔出来的,因为路很密,所以每个街区都很小,沿着 Avenue 正常步速走过一个街区只要一分钟多一点。

即使是比较宽的 Avenue,规模和中国城市的交通动脉来说也根本无法相提并论,路中间更不会有任何隔离装置,过马路也是很方便的(感觉和上海的淮海路很像,宽度也差不多)。

很多小街因为主要是住宅楼,所以比较安静。你可能想象不到,在曼哈顿这样一个号称世界中心的地方,隐藏着许多这样幽静的小街,但出门走几步,很快又重新进入了繁华喧嚣的闹市;大概这也算是一种大隐隐于市吧。

住宅小区的概念在这里不存在,所有的住宅楼几乎都临街。新的住宅楼也不例外。从楼里走到路边上,只需要几步就可以了,走到几条街外的地铁站,不超过5分钟。

中国人对大院的迷恋根深蒂固,在北京建大楼,即使是在马路边上、无法建起围墙,楼前也要预留出一大块像是自家院子的空地。

纽约的楼对空间的利用则十分高效,绝对不会这样浪费。Google 这样的公司,也不能例外。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样做的最大的好处,就是方便。最可贵的是,这样对空间的高效利用,却没有对人造成任何不适和压迫感,在这里生活不会像香港那样处处让人感到逼仄得无法呼吸。

连地铁站的入口也是这样的,就在路边开一个不起眼的小口,走几步台阶就到了,进站非常方便。可以说整个曼哈顿,真正像中国的大院那样占据大片面积、割裂了城市路网的,就只有中央公园这么一个地方。

这样的城市规划最大的好处,就是给行人提供了非常舒适而独特的步行体验,让纽约成为了世界上对行人最友好的城市,从而让人产生了归属感,觉得自己成为了这座城市的主人。在曼哈顿居住生活过的人,都会十分迷恋在这里走路散步的感觉。

整座城市看不到任何的交通隔离带,没有一座人行天桥,也没有一座地下通道,不需要上天入地,不需要绕个大老远去过马路,不需要胆战心惊地穿过宽广无边到让人绝望的路口。

走累了,路边时不时会有几座长椅,或者出现一个小公园,随时可以找到地方坐下来。甚至可以坐在别人家的台阶上。

行人多了,商业自然也变得兴盛,每条街都形成了自己的特色,隐藏着无数让人心醉的小酒馆、小咖啡馆、小书店。

前面还提到过方便。因为街区小,道路多,所以各种商业和公共设施的分布非常密集,从家门口划一个走路两分钟为半径的圆,基本上就能够找到满足所有生活需要的东西。包括地铁站也是这样,走几分钟就能到达。

说完美国富人住宅和普通住宅的开放程度,我们再来看看中国。

我把开放式住宅说得这么好,很多人可能会说,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痛,既然这么好,那先拆你小区的围墙,你愿不愿意。

因为最近二三十年,中国新建成的小区,围墙都是基本的配置,人们习惯了围墙,围墙是生活品质的一部分。当然有人考证说,围墙是单位文化和大院文化的残留。

但我更认为,墙是我们的传统,长城就是我们的骄傲。你到北方农村看看,即使没有单位可归属的农民兄弟,有钱了盖新房,必定也得先垒起个院墙。四合院就是杰出的代表。

打破习惯,总会带来很多不适应。这也不是观念先进落后的问题。很多人为什么抵触拆墙,其实更多是对安全的担忧。

小区有了围墙,还经常有失窃现象,拆了围墙,情况会怎样?我们的小区环境很好,很安静,开放之后会不会人很多,生活品质都会受影响。

在美国一些地方,虽然没有院墙,很多朋友可以虚掩房屋就离开,没有闲人敢进来,因为一旦发现,这是重罪;如果遇到一位浑不吝的主人,后者更可以开枪自卫。

但在我们这边,现在有几个人敢不锁门就离家外出。而且,时不时还有这样的新闻:夫妻半夜睡觉,突然衣不遮体地被丢进山沟,好不容易辗转回到家,发现房子都拆了。有了围墙,还都这样,没有围墙,真是无法想象。

至于对小区良好空间被占据的担忧,一方面说明中国公共绿地的缺乏,大妈的广场舞在很多地方成了公害,大妈其实也很冤枉。

她们不是天然的噪音制造者,只是城市管理者太荒唐,只顾自家小桥流水,不顾大妈有个跳舞的广场;另一方面则说明我们中国人贫富的差距,我们产权意识的强烈,这里是我的,风景我出了钱;你们没出钱跑来干什么!

试想一下,假如我们的国家像美国一样到处都很安全,你家的房门,风可以进,雨可以进,国王就是不可以进;中国人都差不多富裕,你家门前有风景,我家周围如花园,自然也不稀罕到你家附近看风景。

这时,再好的小区,把围墙拆掉,把大门移走,想来不会有太多的抵触。而且,这还方便了交通,活跃了商业,促进了共享经济,增进了邻里感情。

还有,政府的一些大院,尤其是一些地方办事机构,真的有必要围墙阻隔吗?

当然,我们也要知道,白宫还是围墙的,但不是隔绝视野的砖墙,而是铁栅栏,从外面可看得到南草坪,里面也时常会有公众开放日。这是一个逐步的过程,但拆墙是必然的趋势。

中国的城市规划建设中强调“职住平衡”的理念,大量的新建居民小区作为工厂或机关单位的配套设施而被营建。

20世纪50年代初期,由于华揽洪等建筑师的推广,这一时期,城市规划建设依托各大企事业单位,同时效仿苏联式的“大马路 封闭小区”模式,形成了全国绝大多数的城市风貌。

由于社区面积庞大,社区往往根据自身单位情况配备有机关内部的幼儿园、商店等等设施,这些配套设施的主要服务对象是社区内部人员。这种“大院式”社区充斥着集体主义特色,住宅以满足基本功能为主,社区内部人员基本上组成了同个“单位”的“熟人社会”,封闭式的社区保护了熟人社会内部的安全性、公共设施的私有性不被破坏。

这一时期,一个“单位”的完整性在某种程度上代表该单位的利益,为了整个集体共同的生活质量,“单位”内部人员亦会主动维护社区的封闭性。

20世纪80年代,商品房在中国兴起,原先封闭式社区的“熟人社会”基础被瓦解,但是封闭式社区的模式依然在延续。除了中国特有的土地模式、政府批地的规模较大等主要的原因之外,一个社区的封闭性满足了居民在城市整体基础设施落后的情况下对自我资源的一种保护,成为了市场经济下开发商提升房产品质的不二之选。

围墙、护栏,甚至是铁蒺藜网,开发商及业主为了提升社区的安全性,使用各种设备加强社区的相对独立及封闭。这种“高墙式”的生活虽然给生活带来不便,但在许多业主看来,把自己的住宅围起来是一件必要的举动。

除去安全性的考量,封闭式社区也成为在公共设施不均衡的条件下,资源较充裕区域的一种自我保护。封闭式社区很大程度上是为了营造较好公共设施环境而不被外界干扰和共享,包括景观、安保系统、停车设施、运动设施等。

在大多数封闭式社区内,配套设施都是按照预估的使用规模来确定标准,而长期超负荷使用所增加的维护成本将远超出社区开放后带来的利益。

由于共享资源的关系,一个社区内的住户产生了更为紧密的联结,一方面体现在他们有意识地用各种方式或文娱活动互相接近,另一方面则体现在当共同利益遭遇挑战时一致对外。

在中国,房屋产权结构有“小区共有”的概念,居民理应享有“小区”内各种设施的共有产权,他们成立业主委员会行使权力,并通过支付物业费的方式委托物业管理公司承担这些设施的日程维护工作。因此,无论产生矛盾的议题是什么,无论面对的是其他小区、商贩或是街道办事处,一场场“业主保卫战”成为了居民捍卫自己权利最直接的方式。

在众多冲突中,社区的环境和整体性是始终绕不开的两大问题。

近年来,一些地区的社区开始尝试“开放式街区”模式,但在拆掉围墙,引入底层商业,缓解交通拥堵的同时,也造成了社区环境恶化,一些资源的归属屡屡成为矛盾的导火索。

当这堵代表着私密和领域的“围墙”逐渐消失,随之而来的商业生态、城市交通、公共设施等也将被改变。权利和义务如何划分,责任如何界定,私密性如何保障,城市公共设施如何平衡,这都成为了决定中国式社区走向开放街区制的重要因素。



 
 
玖玖棋牌www.dzkjb.com 玖玖棋牌www.dzkjb.com版权所有 常州铭创交通设施有限公司 电 话:15261179008 地 址:常州市新北区西夏墅华墅社区西城巷40号 网站/seo技术支持:江苏晨翔网络 
主营:道路护栏厂家(栏杆,马路,人行道,绿化,锌钢,中央隔离,河道桥梁,市政)苏ICP备17058709号苏公网安备 32041102000497号
友情链接:秒速飞艇  秒速飞艇  秒速飞艇  秒速飞艇   秒速飞艇  秒速飞艇走势图  
  • 15261179008
  • 在线咨询
  • 二维码

  • 手机网站